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霍家孙儿成长记(第一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若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启中的旧事

霍震霆看看手表,现在是早上六点五十。他放下手中的报纸,皱皱眉头:“小兰。”

女仆急忙赶到客厅,笑着低头站在霆面前:“霍先生,请问有何吩咐?”

霆打个手势,面不改色:“去叫启仁少爷起床!”

“好的。”女仆利索地上楼。

启仁在房间里打电游,发出砰砰杂声。“哎呀!又输了。“把机盘砸在书桌上,倒在椅子上生闷气。( 网:www.sanwen.net )

”启仁少爷。”女仆推开房门。只见启仁慌张得手足无措,盖上笔记本然后拿闲书遮掩,但他看见女仆已经发现,于是大声怒斥:“你进来怎么不敲门,懂规矩吗!” “对不起,对不起,启···启···孙少爷,我不敢···敢了。“女仆红脸,缩着头眼睛往下瞄。

”你来我房间干嘛!“

”霍先生说叫你起床。“

”你告诉他,我已经起床了。“ ”哦,好吧。“

客厅里,震霆严肃的神情让人感觉冷飕飕,他瞪大眼睛,摘下眼镜:”启仁怎么还不下来?非要我去喊!“

”不是,孙少爷在玩游戏。“

”什么?玩游戏?川,你过来。“

”先生,什么事?“夏川走到霆旁边。

” 去把启仁拉下来!“声音放大几倍。

女仆哆嗦身体,知道说错话便捂住嘴。夏川也迟疑犹豫:”先生,这样不好,让孙少爷下来吧。“ “还不快点去。”夏川正准备去喊时,启仁从楼上下来。“,我去上学啦。”单肩背着书包,双手插裤口袋,上衣披开露出没扣领子的白衬衫,耳机线从耳朵吊到裤口。

霆瞪眼望着仁,十分没好气:“昨天晚上怎么那么晚没回来,干嘛去了?” “我···我们老师···给我们开校会。”

“说谎,昨天你给班主任打电话,说是提前放学。” “哦,那就···就记武汉哪里看癫痫错了,昨天放学后几个同学要我与他们坐巴士,于是交通堵得太严重,所以······”

“哼,昨天爷爷派车队在学校大门等了两个小时,那些保镖一直在校门口看守,说没看见你出校门。我希望你说实话,否则让我查出来······后果应该知道吧。” “我故意避开车队走后门,然后去了······”

“去买游戏机是吧,交出来!”霆恼怒,脸色越来越凝重,双眼眯着,脸硬邦邦一副面庞干燥的神色,似乎火山将随时喷发。

启仁立刻收敛散漫,坐到霆旁边,一只手勾住他手臂撒娇般恳求:“爸,爸,我的好,你别没收吧,你最好最疼我啦——求你别收掉行不行——你最好啦,别生气别生气嘛。你大人不计小人(仁)过原谅这一次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霆缓和许多,改愤怒为笑:“可以啦,可以啦,不没收行吧。不过要答应我,以后认真学习,不准回来太晚。” “一定,您放心我保证!去上学啦——拜拜。“

仁出霍家大宅,坐上宝马。继续戴耳机听音乐,一边哼歌。司机望一下反光镜,注意仁惬意的表情,自己笑了:”孙小少爷,霍老爷真的很疼你,这次开学他怕你太,还邀请一个男孩来陪你。“ ”哪个男孩?怎么爸爸没与我提这事。“

”昨天霍老爷与车队一起接孙小少爷你,是为了让他与你认识,可惜啊······“ ”快说!哪个男孩?“仁有些好奇又迫不及待。

”不知道?你堂哥,哦,就是你寰叔的儿子。这次与你一个学校同个班。“ “启中,霍启中!对吧?”仁脱口而出,想核对到底是不是。

“孙小少爷真聪明,他可是学霸,在、创作上相当有天赋,可惜——可惜他这样的家境也怀才不遇,真的不能理解。”司机叹口长气。 “嗯?条件优厚又有天赋,居然怀才不遇,不明白为什么。”仁摘下耳机,精力全集中在启中的事上。

“唉——启中少爷不像你,他尝遍冷暖,虽然他也在豪门里长大,被疼,可是他却不像你这么无忧无虑,一无反顾啊······” “启中今天会来学校吗?他是不是没什么?”

“我不清楚,你怎么知道好的治疗癫痫医院,孙少爷。” “小时候一起玩过,有点印象。很久没见过面了。” “今天上学你或许能见到。”

他长什么样,还那么呆呆的独自坐在角落里,不爱理人吗?还是喜欢到商店里买一小包零食就够吗?启仁心想,好像从没对谁这么认真过。

启仁找到教室,随便坐个座位,又拿出手机玩游戏:“杀杀杀·····“他边在屏幕狂点,边自言自语。手机发出机关枪大炮的攻击声。前面三个同学回头看几眼正在”血拼“的仁,于是悄悄议论:”后位那男生不就是上次报纸写的吗。“ ”好像是他,叫什么仁吧。“

”霍启仁,他爷爷是霍英东。“ ”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孙子,他爸是集团的总经理霍震霆。“

“报上说霍启仁在初中时,用刀片刮伤同学眼睛,结果赔三十万医药费。” “他父母绝对把他抽筋扒皮。”

”唉,有钱公子惹祸还赔得起医药费。哪像我们这些平民,别说医药费,就连吃顿饭也要勒紧裤腰带。“

离启仁座位不远处,有个与他年龄差不多,个子高高,脸型偏胖,中等身材的男同学正四处张望。他看见启仁后便站起来,好像已经等候许久。启仁这时与别人聊天,目光灵活地到处扫。男同学盼着仁的目光可以对自己这边,两分钟后稍微不耐烦,想又止住。终于仁瞄到男同学,那同学示意挥挥手,友好地笑笑。启仁脸上流露不高兴,男同学也把脸拉下,心想:他应该是我堂弟霍启仁吧。

男同学走到仁旁边,看他脸色大变,自己只能强装笑脸。装笑脸是因为妈妈对他说过,见到新同学不要不理,要主动笑着打招呼、问候,这样你热情接纳别人才会有朋友。同学拍拍仁肩膀:”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启仁面无表情:”霍启仁“,说完又低头玩手机。

打铃了,班主任走进教室上课。这堂课男同学一点也没听,在课本上写下自己的大名”霍启中“,一边感到不开心或者时不时望下启仁,当他确定那是自己堂弟启仁时,有点不知所措。” 他是不是还为小时候的事生气?还不原谅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我是霍启中呢?万一他又想起那件事······岂不是让我尴尬,总之有些事,他如颞叶癫手术要多少钱?果忘记而我又提醒,肯定不合适。“

让霍启中这位视文学课比天大的学生,这次课居然会因为一点小状况而扰乱心思,确实是第一次。启中明白每天上学肯定要面对启仁,总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学校不是他开的,不可能轰别人走吧,更何况启仁爸爸是自己爸爸的亲哥哥呢。启中焦虑地把头埋在手臂之间,心里不由控制地展开对的:

霍震寰别墅内,有两个小男孩在沙发上玩赛车,他们一个是启仁,一个是堂哥启中。”赛车群“里两人笑得天真烂漫。启仁拿着一架赛车在轨道上自动运行,赛车飚起来炫爆。

”哇塞!赛车真好玩,我好喜欢!“

身边把赛车玩腻的启中不动声色,只拿玩具飞机在手上。

”中哥哥,你可以把赛车送给我吗?“

”可以啊。还有这架飞机也不错。“

“好呀,好呀。” “妈妈给我买的小型恐龙你看看吧。”

“恐龙真漂亮,能借我玩玩吗?”

“你带回去吧,反正我也不要了。”

“中哥哥,谢谢你,这些东西我一定好好保留。”话落门铃响起,仁猜绝对是爸爸来了,立马开门。看到霍震霆来接自己,启仁把启中送的玩具全拿来:“爸爸,这是中哥哥送给我的玩具。”

“别要这些好吗?仁仁,家里已经有了,把这些还给哥哥。“霆蹲下来搂住仁的腰,声音温和。

”不。为什么要还,哥哥答应送给我。“

”你想要爸爸给你买,还回去,听话!“

”哼,爸爸真坏!家里的玩具都玩烂了,我就要他家玩具。“启仁冲出别墅门。

回忆到此,启中打着寒暄,再望启仁,看到启仁正和同学说笑,中难受地打冷颤。他双手捂住半边脸,上身往前用力缩,双肩抖动,口里哈气,然后猛地放松。中伏桌上,沉浸于不堪:

”你还顶嘴!叫你顶嘴!今天要教训教训你!“别墅门外,霆恼羞成怒,用巴掌扇启仁,依然止不住大声吼骂。

”爸爸不讲道理,我喜···喜欢玩具,爸爸真小气!我讨厌··治疗癫痫一般要多少钱啊·讨厌爸爸!“仁哭得不停喘息,脸上满满泪痕。手背用力堵住泛红的眼睛,鼻涕粘唇。周围路人看到争吵,停下脚步像见稀奇似的”旁观“。他们眼神异样,有些甚至凑热闹叫同伴围拢。

霆忽然心疼儿子,怕儿子产生创伤阴影,更担心儿子仇恨自己。于是弯腰摸启仁的脸蛋,帮他把泪水擦拭:”别哭了,别哭,不打你啦,刚才爸爸错了,爸爸不该打你,孩子对不起。别哭了吧。小仁仁是最乖的小孩啦。“

启中想起霆安慰启仁,心里舒服很多,脸色渐渐放松。好像在他里,启仁受到的宠爱比自己受到的多得多,自己的都没这样安慰过他。启中渴望变成一个不懂事、”娇惯“的孩子,他喜欢在家人面前任性有人安慰的感觉。现在早是大孩子,自从经历”教训“后才慢慢成熟。

说来话长,童年时爷爷奶奶带启中旅游,拍照录像的内容大部分是启中的哭态,直到后来家人看照片录像也是拿他哭态说笑,使身边极好面子而且自尊心强的启中相当尴尬。一次他在书柜翻出几张哭照,再把它们藏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还记得照片里亲戚们都在笑,以启中的着急为欢乐。他想把”哭证“全部封杀,害怕被任何人发现。

每当外公外婆叫启中看童年时照片录影,启中脑海里浮现一张张幸灾乐祸的笑脸,脸上有皱纹,有螺旋纹,恰似你看到火山喷发,满是岩浆、蛆虫,乌黑散发臭气和霉味。中害怕看到那一幕幕”不堪“的阴影;或许会让他把阴影继续编下去,更夸张、更悲伤再转为不信任、愤怒、仇恨。

自从童年时经历过不少类似的反感,启中学会不将哭泣表现出来。白天紧锁房间门,尽情地大哭;晚躲在被子里泣不成声;把写字台上眼泪擦干;用纸汲干被子上的泪涕;朝打开房间门的长辈大吼大骂——因为不能给任何人发现自己哭泣,情愿自己承受带来的”巨压“ ,也不愿意找别人倾诉;情愿独自煎熬,也不愿找朋友分担苦忧。

渐渐地,启中习惯独来独往、顾影自怜。许多记忆或许模糊,但却刻于深处,随时会提醒他——别过于、信任,记住、接受”教训“。

本章完,待续······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