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山鼓谣(17)-

时间:2021-04-05来源:若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年一过,经不住打工赚了钱回来的人的诱惑,古雨就狠心丢下秀珍背了包裹出外去了。工作的事听说是停薪留职。古学尧气得三餐吃不下饭,却又无可奈何,面对秀珍,有一种深深的愧咎。秀珍是个爱面子的女人,强撑了笑脸,在古家生活。
    乡里的书记又换了个更年轻的,年岁不大,文凭却高。新来的书记一到歇铺上任,就去拜访了古学尧。古学尧脸上放光,本已佝偻的身体又挺了起来。
    梅雨天一过,农民就陆陆续续地到田地里耕作了。真是日怪,以前的时间里,农民们一整年的在田地里劳作也只能免强混个饱,而现在一年有个四分之一的劳作时间出的粮食就能够吃上一年。农闲时多了,县城建了个工业园,很多人便来了个半工半农,种田务工两不误,上了年岁的老人开始享点清福,在家帮带儿子的儿子或是女儿。古学尧本是想等古雨和秀珍生个孩子带的,可是,古雨结过婚后没两月便出外了,时间越久,秀珍的肚皮越没见着动静。古学尧心里慌慌的,便思量着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做。
    谷进明打发了张明来请古学尧去进财家的酒店里赴宴,说是乡里书记点名要古学尧去陪。古学尧对谷进明本就是有意见的,先便端了架子:“都退下来多年了,我可没那口福了哩!”“书记点名要你去陪哩。”“你哪不早点说哩?”古学尧便换了通平时难得穿的新衣相跟了张明来到酒楼。
    谷进明跟乡里书记正坐在包厢里等,见学尧进了包厢,俩个人便站起身来要跟学尧握手。学尧是见过了大世面的人,左手攥了半拳,伸出右手就跟书记握了,放开手来,对一旁伸出手的进明却怎样治癫痫病好得快不搭理。进明讪讪的缩回手把学尧安排在书记的左手边坐了席,自个在书记的右手边相陪,张明对角坐了。刚坐下,学尧便问:“芸菊会计哪不见坐席哩?”进明便说:“会计今日里亲自下厨,要招待老支书哩。”“会计是新支书盘里的菜哩,我老了可没那福份。”进明红了脸,端起酒杯:“今日里书记请客我做东,难得老支书光临,大家要喝个一醉方休哩。”书记便端起酒杯对着学尧:“早就听说老支书通情达理,为歇铺的事总在上着心。特别是前书记学禹同志,为歇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说了两句,端起酒杯,对着学尧一饮而尽。“都过去的老黄历了哩,莫谈、莫谈,喝酒、喝酒。”古学尧也端起杯来一口喝干。书记回了头来问进明:“这酒店里哪没请个女服务员?我看还是请个女孩子来给老支书倒酒的好。”“莫哩、莫哩。有女人在旁边,倒喝得不自在的哩。”古学尧摇手不迭。书记眼里有点失望,端起杯来跟学尧碰了个对杯,“还是老支书有定力,不近女色,佩服。”古学尧拿手掌揩干嘴角的酒水,“呵呵,老哩!那是年轻人的乐事。现在这世道,按说酒色财气占全了才混得开哩。”学尧哧溜一下喝光杯子里的酒,“书记,我有一件大事需得跟你汇报汇报,古姓的老祠堂已破烂不堪,我思量着要翻盖哩。”。“这个事我看行嘛,祖宗留下的东西是文化遗产得好好保护。今天我正好也有个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为了进一步推进歇铺的小城镇建设,打造一个文明、美丽、繁华的人居环境,乡党委决定在你居住的那边开发一条商业街。当然,商业街会避开古姓老石板街建设。”古学尧愣了一下,说道:“歇铺的田地眼见越来越少了,都占了田地建房,到时吃饭都要成问题哩。”“国家现在有的就是粮食嘛,不愁会饿死人的。现在经济建设是第一要务,只有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才能提高。北山上那边早建起了个旅济南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游景区,下一步,歇铺的规划是修一条旅游公路,与景区连接起来。歇铺这地方,本来就有很厚实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突别是个出温泉的地方,打造得好,当地经济会突飞猛进。”“好是好,只是可惜那些田地了哩。”古学尧被书记说得心里也有点活泛起来。“有收获总得要有点付出才行嘛。”书记脸上放光,“还请老支书在古姓那边多多协调,为歇铺做出大贡献来。”古学尧呵呵笑着:“世事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哩,谁个也预见不到以后的事。只要后辈过得活络,那就牺牲一下眼前的哩。”“还是老支书通情达理哩,喝酒、喝酒。”进明站起身来,忙着为书记和学尧倒酒。这一桌酒席,直吃得古学尧心情活泛,象变了另外一个人。后来会计芸菊入席,几个人其乐融融,荤话连连,最后都酩酊大醉。
    几天后,古姓地盘上揭开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建设规模。值得一提的是,在商业街建设的同时,古姓老祠堂在古学尧的指挥下各家各户聚资聚力开始了翻修。另外,乡政府也拆了旧办公楼要建新办公楼,听说要建一栋能坐镇歇铺的大厦。开工的那天,专门请了风水先生谷诗贵拿了罗盘比划定位。
    整整三天吧,日子过得很快活。会唱打鼓歌谣的不会唱打鼓歌谣的歇铺人整整过了三天快乐的日子,县文化馆请了专家来歇铺做一个打鼓歌谣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前期搜集整理工作,初步把打鼓歌谣定名为打鼓歌。有专家甚至为打鼓歌按音韵谱曲,那谱出来的韵曲比土生土长的曲调更让人销魂。三天的时间里,专家忙着录音录影,整理歌词。几个老鼓匠象打过鸡血的老黄牛,扯开破喉交相唱和,山鼓敲得震天响。
    回春作为姥爷礼送给古学尧家的那面老山鼓已经归二狗所有了。癫痫病需要治多久才能够治好三天的时间里,我背着山鼓跟在二狗身后亦步亦趋,象一个得胜凯旋的将军。
    日头象泼过猪血一般的红,歇铺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红里。歇铺的北山上,层林尽染,山上山下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周围几个乡的所有老鼓匠在县文化馆工作人员的召聚下来了个打鼓歌演唱会,漫山遍野歌鼓齐鸣。长歌、短歌、散歌、情歌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二狗挥汗如雨,直唱得喉咙冒烟。音乐专家们如获至宝,大呼过瘾。
    一觉醒来,已是第四天的响午,日头还是白花花地照着。从破房子的木板缝里映进了日头的光亮,那光亮恰恰射在破木床脚下,低下头看看,床脚下有一片苔绒似的绿,绿里有一朵指头大的小红花。歇铺的土真是好土,只要一有阳光,阴暗的床脚都能生绿开花!这花开在我的床脚一定是有它的原因的,我想了好多它的预兆,可我不说出来,我怕说出来会泄了天机,但在我的心底里却很高兴,那就是:有政府专业部门的参与,打鼓歌谣从此以后肯定会要发扬光大的了。望定那小红花,眼前有一个个的人像在晃,先是我爸我妈,再就是轩文爷,一个个的慈眉善目。小红花变成了夏荷温柔漂亮的双眼,那眼里有些许哀怨,却又带着更多的期待。
    今天是个吉祥天,好运肯定会伴随着我。站起身来,走出屋外,屋外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商业街工地上的建设正如火如荼,老祠堂也进入了最后的翻修阶段,有人在唱打鼓歌,仔细听听,原来是二狗独特的腹音:
 
    喝了茶来〈哎〉吃了烟〈耶〉,唱只〈耶嘿 呵〉山歌〈喂〉还茶
    〈呵〉潍坊癫痫病好医院,哪里找钱〈耶〉,保佑〈耶〉茶娘〈耶 呵  我就〉生贵〈勒〉子〈耶〉,
    〈呵〉一子落地二子〈哎 呵勒〉生〈耶呵〉,五子〈奴 呵   呵〉登科
    〈耶〉中状〈哩〉元〈耶〉。
    ……

    歌声音韵悠远,在建设的浪潮声里经久不散。
    几天后,我跟二狗一起去了趟县城。县文化馆邀请二狗去城里作一个打鼓唱歌的专题演出,我作为后备人选有幸与二狗一起参加。二狗是个快七十岁的老人,出门在外当然要我义不容辞地照料。我驮着回春送的那面山鼓,在二狗身后亦步亦趋,顺便说一句:我在唱打鼓歌的同时,在二狗长期以来的教导下,已能够熟练地敲打配出欢快的鼓点。
    演唱会上,二狗以他独特的歌音征服了在场的每一位听众,而我心里记得的打鼓歌就象是一本活的打鼓歌书本。我倾尽所能,向负责搜集打鼓歌的工作人员和盘托出所有的打鼓歌谣。曲欢人散的时候,有国家级的专家对打鼓歌当场给予了肯定,并表示打鼓歌一定会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狗跟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我俩如释重负,专门在演唱会过后在县城无忧无虑游玩了一天,并特意把在县城读高中的夏灵儿约出来一起吃了餐饭。夏灵儿进城里读书后一直都是由已退休赋闲在家的前书记学禹照顾,听夏灵儿说,她已准备去报考音乐学院,她希望能够把打鼓歌唱遍全国、推向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