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言情小说《月亮也为我偷着哭了》文学小说www.hlmsw.cn,求小小忍者合成配方

时间:2021-04-05来源:若初文学网 -[收藏本文]

我是庄子言的铁哥们儿,我们一起在大学的宣传部里干,他是一把手,正部长,而我是副部长,我们底下还有两个小兵。那阵子庄子言总是爱写些风花雪月的小酸词,然后把校花蒙到了手,而他一直把我叫哥们儿,因为我既不淑女还不漂亮,留着极短的头发,反正比庄子言短,穿着吊带的牛仔裤和球鞋,和校花比简直是天和地,校花穿蕾丝的长裙和白色高跟鞋,每天往脸上涂几层粉底,我只有一袋儿童霜。但我有大部分的时间和庄子言混在一起,因为他说过打死他他也不会爱上我这样的烂女生,我反手就给了他一闷棍:你以为我会爱上你,你白送我我都烦你这小酸劲儿。

如果世界上有人相信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那一定是我和庄子言,我们之间纯洁得称兄道弟不算,他实在太忙了,我就代替他给婀娜写情书,婀娜就是校花,当然,前提是他得请我吃门口的小笼包,我可以一口气吃它15个,而校花为了保持身材只吃两个。

没有人怀疑我们之间纯洁的友谊,我们一起组织了学校的几台大型晚会,把一些摇滚歌手请到校园里来。当那些长发披肩的歌星疯狂地唱着时,我对庄子言说,我要爱就爱这种男人。他瞥了我一眼说,就你这假小子形象,谁敢爱你?

对他的话,我很气愤,都大三了我还寂寞一个人,真有点说不过去,而他抽空就和校花眉来眼去,让我一个人把校刊全部校对完了。凭什么呀,我生日那天对自己说,我要恋爱了,不管是谁,反正我要找个男生谈恋爱。庄子言听了笑破了肚皮,他说,你要恋爱了我请你吃麻辣水煮鱼。他知道我爱吃这一口,我望着他那张类似徐志摩的脸说,那你就准备好银子吧。

我“恋爱”了

我恋什么爱啊?为了真恋爱,我对着镜子练习了一周如何抛媚眼,如何与男人眉来眼去,但我的博士伦太不方便了,最后我快流了眼甘肃专治癫痫中心医院,在哪里泪,我想恋爱真是一件苦差。我的目标初步锁定了三个,一个是我的老乡,一个是我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青梅竹马,还有一个我直奔着帅哥万人迷下手去了,他就是校园白马王子李杰豪。结果一个月之内我就溃不成军了,我的老乡说自己进校门第一天就对一个四川的女子下了手,我真是迟到了。我的青梅竹马更有理由,他说快20年了我们都没有火花这阵子忽然对他钟情了他接受不了,估计我是发烧了,要不就是又要骗他玩。而白马王子说我居心叵测,想骗财骗色,我才知他爹是房地产界有名的老板,人家是名正言顺的钻石王老五,然后他讽刺我,你看看你,一米六五的身高居然60公斤,人家章子怡才45公斤,我啐了他一口说,你以为你是谁?我只不过是逗你玩,你这种花花公子,倒贴我都不要,我一路走开,听着他在后面骂我——女流氓!我笑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但我大话说了出去,如何与庄子言交代?我还要吃他的麻辣水煮鱼,所谓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就是说的我这种聪明小女子吧,我花了100块钱雇了一个大帅哥出现在庄子言的面前时,他差点吓了一个跟头,他说真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不到秦生找了这么个大帅哥。我瞥了一眼大帅哥说,这我还死乞白赖地不同意呢。然后我问大帅哥,对吗?大帅哥说,是啊是啊。看样子,有钱能使大帅哥口是心非啊。

秦生就是我,瞧我这特男人婆的名字,不知老妈怎么起的,我应该叫秦旖旎之类才对,但我叫秦生,没有男人爱上我,我花了100元雇了个男生,为的是吃上庄子言的水煮鱼,为的是让他知道我也是有人爱的。

原来,我是爱你的

大四快毕业的时候,庄子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总拉他去小酒吧里喝个酩酊。我知道他是因为婀娜,婀娜正被一个30岁的成功男人追求得紧,我笑话庄子言,如果煮熟的贵州治疗癫痫重点医院鸭子要飞了你就是笨蛋!看到这招无效我就开始说婀娜的坏话,比如她看起来风流,比如她太爱花钱,考试成绩全是C,而我稀里糊涂地总考A,英语过了六级,托福考了560,别看我脸上不用化妆品,但是天然去雕饰啊,我振振有词地说着,庄子言头也不抬地说,男人婆,你说,世界上的女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呢?

毕业晚会上,我和庄子言想出了一个绝好的节目,结果差点让所有人流了眼泪,我们预演了自己的老年,把自己化成70岁白发苍苍的老人,然后找了几个儿童来牵着我们的手,让他们问我们,年轻的时候做过些什么?爱过谁?

所有人都玩了这个游戏,除了婀娜,她坐着吴老板的宝马车去打高尔夫了。

轮到我说的时候,我摸了摸自己的假发,忽然感觉到自己真的老了,而自己还没有爱过谁。我想了想没有爱上别人的理由,一下子吓了一跳,因为那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一直有一个人在我心里,他如影随形,我找男友,一直以他为标准。当我们两个人在团委办公室里校对文字时,他总是会拿着一块烤地瓜给我,当我热得不行时,他总是举着冰淇淋进来,然后说,男人婆,快吃吧。

这一发现让我心碎,因为庄子言在我心里,我一直那么那么在意他,很爱很爱他,但他却不知道,虽然我们每天离得很近很近。

我几乎开着玩笑说,年轻的时候啊,你们的奶奶喜欢一个叫庄子言的男人,但那个男人却喜欢着别人,他管奶奶叫男人婆。

所有人全乐了,包括庄子言,因为都知道我们是铁哥们儿,我们说过,这个游戏只是玩笑,全是玩的,所以,没有人当真,除了我。

当我跑到洗手间卸妆的时候,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圆,我忽然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全是泪水了。

哭吧,哭吧,月亮偷着哭针灸治疗癫痫病管用吗

毕业后我去了新加坡留学,这个干净的城市让我越变越淑女,我穿宝姿时装,也涂香艳的粉底,一边读书一边工作,而且我的头发已经长到齐肩,而庄子言选择了杭州的一家公司,婀娜嫁了人,在毕业的三个月后她嫁作商人妇。我不知道庄子言为什么选择杭州,后来我们有一点点失去消息,渐渐地,我们不再有对方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我爱过庄子言,那只是一场转瞬即逝的烟花而已,我永远怀念的是在校园的学生会办公室里,他举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烤地瓜进来,然后扔给我一个,哥们儿,趁热快吃吧。

林墨的出现改变了我,他第一次见我面就说喜欢我,然后开始约会我,他说,你的眼睛里有一种清纯的东西,这是新加坡女孩子没有的。林墨属于那种“四有”新人,有型有款有车有房,同去的朋友说,大陆人能让新加坡的男人看上是奇迹呢,你没看见九丹写的《乌鸦》里女人有多惨吗?我笑笑说,无所谓啊,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回国啊,比如去杭州。

我从来没有觉得杭州有多美丽,但庄子言去了就不同了,我不仅知道了西湖八景,更迷恋那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断桥边的许仙和白娘子雨中的情缘,还有,灵隐寺里的佛光与清静,只是,庄子言现在还好吗?

元旦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特快专递,上面的邮戳是杭州,我的心狂跳起来,里面,是我和庄子言办了四年的那一本本校刊,我们的名字都是紧紧地排在一起,他说,这是送给我的新年礼物。

我以为,那些日子已经烟消云散了,却没有想到,它在我心中早就生根发芽。

我没有敢再看,因为那一页页全是青春的记忆,没有人知道那些日子对我意味着什么,我被一个男生叫做男人婆,我看着他和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爱来爱去,花一样的年华里,我像一个小傻瓜一样,不知风宝宝睡觉突然抽搐怎么回事月。

和林墨订婚的那天,我对他说,能和我去一趟杭州吗?

林墨说好啊,杭州是天堂啊,何况还有许仙和白娘子,我没想到,从小在美国长大的林墨也知道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当我在杭州城找到庄子言时他看了我很久,然后呆呆地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但看到我身边的林墨后,庄子言的眼神淡下来。

接下来庄子言召集了我们几个大学同学,我们在一家酒吧里聚会,那天庄子言说,所有人不许带家属啊。我知道他指的是林墨,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最后把一个牌子的啤酒全喝光了,酒吧的老板说,真没见过你们这么能喝的。然后大家开始唱歌,都是我们青春时的老歌,庄子言唱的《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有人哄他,唱给婀娜的吧?他笑着拉起我的手,是唱给秦生的。

我呆住了,他拉着我的手走到月光下,秦生,看到我写给你的信了吗?夹在那些校刊中,那是我写给你的情书,我说,如果你愿意,请来杭州。没想到你真的来了,但也没想到,你带来了另一个男人,我知道你不会爱我的,你一直以为我喜欢婀娜那样的女孩子,其实错了,我和她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想嫁大款,而是我不再爱她,当你去了新加坡之后,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在爱着那个男人婆。

我强忍住泪水看着那轮蓝月亮,它多像一颗忧伤的心,是的,太晚了太晚了,我手上戴着林墨的戒指,而且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于是我笑着说,又开我玩笑呢吧,你知道我说过你白给我我也不要你吗?

我们同时哈哈笑着,就当是说过的笑话,但转过脸的刹那,我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从我脸上滑过,庄子言说,秋天来了,天凉了。

我抬起头,看着月亮,它好像在偷偷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