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描写宁夏的散文

时间:2019-03-16来源:若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宁夏位于“丝绸之路”,曾是东西部交通贸易要道,古今素有“塞上江南”之美誉,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下面就是小编整理的描写宁夏的,一起来看一下吧。

  宁夏,这两个字,每次看到,都感觉会跳动。

  一段不愿提及和想起的往事,一段抹不掉随时负累的经历。

  那年,青春的繁星布满天空,一首叫做宁夏的歌曲还没发行,我却对这片土地开始神往。都说青春里的是最折磨人心,却又无疾而终的。而我就是那个剧本里的主人。

  那天兴高采烈的捏着半张从同学那里讨来的信纸,洋洋洒洒的书写自己对绿色的执念,希望在绿色的海洋拥有一颗属于蔚蓝的坚强。就这样,在这半张信纸的那端开始了一段负累的故事。

  我是一个容易到处散发自己所为正能量的使者,每到一处,我总要把自以为是的好发挥到淋漓尽致。傻傻的你就这样被我的热情干扰到痴迷。后来,有10多年的时间,或者说在我的脑海里仅仅就1个月,或者更短到一个星期的繁星里,愿意寻找你的影子。

  1999年,那时候的网络似乎刚刚在我们这样的年岁里诞生,我们还是习惯用写信来托付我们每天或者心里不能诉说抑或无处诉说的呓语。就这样我们呓语了大概有差不多5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也仅仅见过一面。在流行见光死的时髦里,我们有幸的活着。我活着是为了自己所为可怜的梦想,你活着是为了实现我呓语时候的梦幻。就这样,在那个叫宁夏的西北沙漠里,你奇迹般的扎根并且活了下来,直到今天的枝繁叶茂。你说你之所以能够在一片金黄色的沙漠中绝处逢生,是因为你时刻记得我呓语信件中对绿色的执念,执念自己所在的广袤无垠的绿洲。听到这话的时候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后的第15年,看着你满眼的泪水和强忍的抬头看向天空,一直在你面前跋扈的我突然开始心的颠覆,百感交集。

  回忆的闸就如同近日武汉泛滥的洪水,那年抽身离去是我最无助,但在你面前属于最嚣张跋扈的阶段。在跌跌撞撞的成长里,我就像个被遗弃的孩子,所有的温暖,哪怕是微弱的篝火的暖都需要自己努力的去争取或者腆着脸去乞讨。而你的好,就如同炸药,只要接近,汲取到星星点点火星的我就会粉身碎骨。我只能开始认命,俯首甘认我本该平庸的命运。

  如火的7月过了,8月走了,就连我心死的9月都到了,那张可以让我翻身的纸片始终没有一点消息。就这样吧,就像着9月的天气,阴雨霏霏,潮湿自己的心火,或者让它完全熄灭。就这样,你回来了,你以为的一个意外的惊喜在惊吓到我之后,我顺从的接受了,因为在我最黑暗的天空里,我不需要心火,不需要光亮,就这样和你一起流浪。我们从桥头走到桥尾,我们从河边走到站台。在数也数不清的脚印后,我没有去送你归去。

  9月有个奇迹叫听雨,在听雨的时候我想你,在想你的时候我变得认命。一个午后,我得知南国的消息,便倔强的使出浑身解数来到了这里。这里是一个少数名族集聚的土地,淳朴和善良的交汇。而我却没有因为淳朴和善良的接纳而守候。在一个阳光西晒的屋子,我拿起红色的话筒,几句话语过后,我彻底从你的世界消失,这一消失就是10年。

  在这漫长也短暂的10年里。你迎风展枝,迎雨成长,只有在繁星点点的晚上,那个叫心口的地方开始溃烂。有人说饮酒可以疗心伤,你试着品尝,结果吐了一地,哭湿了衣裳,不小心念出了日思和夜想。

  多少个繁星闪烁的夜里,你就这样生硬的苦咽日思和夜想馈赠的溃烂和红肿带来的心殇。

  时间是一把无情的大锤,最终好与不好的都会带走,很快在宁夏的沙漠里,我隐约看到了一栋我梦想中的城堡,可是站在城堡阳台浇花的不是我,而是一张陌生的脸,你从后腰搂着她,她幸福的微笑。你抬头看到正在张望的我,示意进来略坐,我摇头笑笑,这座巍峨的城堡我从来不曾加砖添瓦,何来略坐的道理,转身,离去。

  今年六月,有机会到宁夏一游,虽是走马观花,倒也印象深刻。

  接待我们这个团的导游是位叫做“琦琦”的女孩,她口齿很伶俐,模仿起骆驼咀嚼的动作来惟妙惟肖。她还对当地的物产风俗、人文景观、历史文化、名胜古迹都了如指掌,在她的描述中,让大家很快就融入到这片热土中去。

  汽车行走在宁夏最繁华的北京路上,这是银川市南北的中轴线,号称是五十里长街。然而其主干道竟然有八车道,而且汽车很少,行人也很少,很难想像这就是宁夏自治区首府所在地。但这里街道干净、绿树成荫,并且还有许多白杨树作为市中心的绿化树,大概是它的防沙能力强的缘故吧!

  宁夏人把黄河叫做母亲河,把贺兰山叫做父亲山。这是因为有了父亲山,才能挡住从西边腾格尔大沙漠吹来的黄沙,不至于土地被沙漠俘获;有了母亲河,才能滋润灌溉这片广袤的土地,才能绿树成荫、瓜果飘香,才能担得起“塞北江南”的美誉全国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我曾经在夜市上品尝过当地的哈密瓜,那是相当的甜呀!因为这里海平面较低,太阳能很早就升起来,很晚才落下,而且昼夜温差很大,所以才能生长出蜜一样甜的哈密瓜。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位考古学家,隐约从飞机上看到银川城外有许多土丘,就前来考察,谁料想竟然挖掘出一个神秘的王国。那是一千多年前,党项人李元昊所建立的西夏王国,他们拥有自己的文字和制度。传说中英勇的西夏人,前后共六次抵挡蒙古大军的侵略,并且射杀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恼羞成怒的蒙古军,不放过因粮草枯竭而投降的西夏人,不但野蛮地屠杀,而且还不给西夏编撰历史,因此在宁夏这片土地上,曾经铸就辉煌的西夏国,就这样被无情地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面对象征着“七级浮屠”铸就的泰陵,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像变戏法似的,飞快地遮住太阳,又迅速地离开,忽明忽暗的天气,让我感受到李元昊的阴魂不散,远处突然刮起的龙卷风,好像在诉说着西夏人的悲壮。

  在宁夏的这片土地上,不仅有西夏人的神秘,还有水洞沟人的热情。1923年,在宁夏的水洞沟村,有个叫张三的小伙子在村头开了个旅店。当时正是兵荒马乱的年月,虽只能勉强维持生活,但还是热情接待了来自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桑志华,最终挖掘出了大量石器和古生物化石,水洞沟因此成为我国最早发现的旧石器时代人类文化遗址。从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出,早在三万年前,宁夏的原始居民的生产力已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幸福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最终却难以抵挡自然界的灾难,消失的历史的记忆里。

  除去神秘、热情、先进之外,宁夏还有一种品格称作坚强,著名的家张贤亮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当他十多岁的时候,就跟随妈妈,从繁华的北京城迁来宁夏定居,意气风发的青年为边塞风情所感触,用一首《大风歌》来抒发自己的豪情,没想到竟成为反革命的铁证,被关进了牛棚,这一呆就是21年。在受尽了种种磨难之后,他坚强地挺了过来,并把牢狱生活描绘成文字,成就一代文学巨匠。在功成名就之后,他又选择了下海经商,将荒凉的城堡,成功地打造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实验基地”,被人们亲切地称为东方的“好莱坞”。当你漫步其中,你会感触:十八里坡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遥远;古代家具是如此的精雕细刻;盘丝洞并不是相像中的那么可怕。

  有道是“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枸杞甲天下”。勤劳的宁夏人从秦朝开始,就大修水利工程,充分利用黄河水灌溉农田和护林防沙,并且发明了经济适用的治沙良方:用稻草、麦种植成方格状,不但有效地防止了土地沙漠化,而且还成就了第一条沙漠化铁路(兰新铁路)的美名。宁夏人的聪明还表现在,他们对枸杞是情有独钟:他们春采其叶,制成枸杞茶;夏酿其蜜制成枸杞蜜;秋其采果就是枸杞;冬挖其根名曰“地骨皮”,甚至还将其根提炼成有软黄金之称“油胶丸”,把枸杞的产业发扬到极致。

  以前曾听过一首歌————《宁静的夏天》,原以为这是宁夏命名的由来。这次游玩才知道,让“西夏这片土地永远保持安宁”才是宁夏的真正含义,我真诚地祝愿不管是宁夏还是整个中国都永远保持安宁!

  小时候,宁夏是我教科书里的一幅图、一段文字,长大后,宁夏是我吟唱“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时脑海中的意境,一部《贺兰雪》,让第一次感悟了宁夏历史的沧桑和厚重。一直以来,我渴望能够踏上这片广袤、苍凉而神秘的土地,在驼队的铃声和雁行中寻觅那一幅幅壮美的画卷。

  机会终于来了,9月16日北京智达领航科技教育中心主办的西部新课程高考备考教学研讨会在宁夏银川一中召开,在市教研室的统一组织安排下,我作为学校的高三教师代表参加会议。会议之余,我们一日间游览了宁夏银川沙湖、西部城、西夏王陵三个景点,虽短暂而匆忙,却让我走进了宁夏,目之所见,足之所至,激荡着我的思绪,震撼着我的心灵,一段笨拙而凌乱的文字奔涌而出————

  一、沿途地貌

  甘肃和宁夏毗邻,而陇南和宁夏银川相距千里之遥,坐旅游大巴由天水至兰州,再由兰州至银川,在高速路上大约要行驶11个小时左右,路途之遥远,乘车之辛苦可想而知。

  由天水至兰州,大概是上午吧,好多人精神不错,在车上南腔北调的说笑,车厢里载满了欢歌和笑语。我也忙于分享快乐,忽略了车窗外的景致。

  吃过午饭,由兰州至银川,许多人都受不了颠簸之苦,精神不佳,短暂喧闹后都昏昏欲睡,很快进入了梦乡。我没有坐在车上睡觉的习惯,因而大家睡意朦胧之时,坐在车窗边的我却情绪饱满,饱览了一路风光。

  宁夏和甘肃还真是手足情深,造物主赐予他们的地貌也极其相似。兰州经白银至宁夏中卫沿途,放眼望去,视野中很少有村庄和庄稼,更不会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一会儿地势平缓癫痫的病因,近处一片平畴,空旷辽阔,远处黄土高坡连绵起伏,被雨水冲刷得千沟万壑,宛若一把把巨大的扇子突兀褶皱,一会儿高坡岩土峭然而立,被风蚀得斑斑驳驳,似刀砍斧斫一般。不论平川还是高坡,很少有大片的庄稼,只依稀看见一些骆驼刺之类的耐旱作物守在那里,一簇一簇的,远望去活像一些墨绿色的圆点,偶尔些许羊群穿梭其间,显得有点生气。由兰州至中卫,土色由黝黑变灰白,接近中卫时又变黄。

  进入中卫地面,映入眼帘的除了依傍贺兰山延伸而成的植被稀少的低丘陵外,另外就是晒沙瓜地了。中卫已经是宁夏平原的一部分了,地势开阔平坦,应该是农作物种植好地方。让人不解的是,那一块块平整过的地上怎么铺着一层碎石块,是土里长出来的?还是雨水冲刷而来的?知情人告诉我,这是宁夏的晒沙瓜地,铺上沙子是为了保持水分,而且瓜籽小瓜瓤甜,因此晒沙瓜也成了宁夏的特产,深受人们的青睐。哦,难怪公路边的服务区有那么多成堆的晒沙瓜!

  走了这么多的路,见不到绿树成荫、流水潺潺的景象,怎么称得上“塞上江南”呢?不会是徒有虚名吧?我不禁狐疑起来。

  过了中卫,经吴忠直至银川,我的疑虑打消了,我终于见到了“塞上江南”的旖旎风光:公路的两旁,笔直高大的白杨,一行一行站得整整齐齐,像一排排威武的战士守卫边疆。一望无际的田地里,成熟的玉米露着金黄的牙齿笑弯了腰,在夕阳下招摇晃荡;水稻也不甘示弱,阵阵稻谷浪花里飘溢出了宁夏米独特的清香,更不用说小麦、蚕豆在那里欢快的成长。蜿蜒流转于田间的渠水,泛着霞光在那里浅吟低唱。在九月这个收获的季节里,整个宁夏平原跳跃着硕果,流淌着欢唱,秀色之中多了雄浑、宽厚,更显得成熟、粗犷。

  “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母亲的汁液养育了宁夏,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宁夏这个内陆省份博得了“塞上江南”的桂冠,的确是造物主的恩赐啊。

  二、银川印象

  9月15日晚七点多,我们到达银川市,在这里小住了两天三夜。在会议间隙,我们上街闲逛,对银川有了大致的了解。

  银川市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人口稀少,马路宽阔。在全国各省会城市中,银川人口相对较少,市区人口约有七十万左右,所以城市交通压力不大,公路宽阔,单行道多,车辆相对较为稀少,驱车或步行在市内游玩,只要不闯红灯,不用像在北京、上海、兰州这样的城市里一样提心掉胆。也正因为人口较少,银川市内高层建筑不多,视野开阔,加之城市绿化建设较好、一些公共设施较为完善,因而虽则身处城市,但没有太多的压抑感,也没有太多的喧嚣。

  但银川也有让人担心的地方。银川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外来人口比较多,治安状况比较混乱。导游告诉我们,晚上最好别出来逛街,要么就三五人结伴而行,如果一个人出去,说不定在某个拐角或阴暗点的地方就有人抢你的钱包。这话一点不假,看看银川街道上的路灯就知道了。银川街道,不论新区老区,一到晚上很少有火树银花、灯火通明的景象,那些多年未更换的路灯,发着微弱的光,似乎和很早前的煤油灯一样,使银川的城市形象大打折扣。晚上走在街上不由得提心吊胆,唯恐某个角落窜出个人,向你扑来。

  索性晚上不出去了,早早睡觉吧!可夜半时分,还是被一阵谩骂声惊醒,惊魂未定之时,仔细一听,原来我们入住的宾馆楼下的院子里有人在打架,有人一边“妈那个逼,妈那个逼———”的谩骂,一边在噼里啪啦的打,有人在求饶。折腾了好一阵才散去,弄得人久久无法睡去。

  大概是和甘肃毗邻的缘故,银川的特色小吃和甘肃差不多,物价也不甚高。宁夏盛产枸杞、大枣,银川大米也享誉西北,如果条件允许,买一些回去自家用或送亲朋好友,还是挺不错的!听说宁夏民歌“花儿”曲调悠扬婉转,热情洋溢,但在银川没有人唱,也许是由于久居闹市,忘记了民族特色吧!

  三、沙湖秋韵

  到银川的第二天,我们就参加了研讨会,聆听了银川一中一线教师关于备考教学的感悟和,感觉醍醐灌顶,受益匪浅。第三天一大早我们就去沙湖观景。

  “黄河之水天上来”,在宁夏落下来,歇息在银川北部的大地上,造物主的鬼斧神工把这里开凿成了大小不一、处处相通的湖泊,造就了沙漠与湿地亲密接触的独特景色。

  沙湖位于银川市北40公里,不到半小时我们就到了。来宁夏的路上,我就对沙湖心驰神往了,一路想象着沙湖的风姿和美丽。就要触摸沙湖了!我的心跳得更快,眼睛在不停的寻觅着沙湖的影子!

  这是一个秋天的早晨,薄薄的雾气浮在沙湖上,沙湖似乎在酣睡,又像做一场拥着轻纱的梦。酣睡中的沙湖朦胧之中发出了均匀的呼吸,那层薄雾随之飘逸舞动,似云端仙子衣袂飘飘意欲起舞。这样的酣睡是不便惊扰的,我们只好在景癫痫在哪治疗最好区门口远眺,或者亲近一下广场上的鸽子,为能亲近自然,亲近沙湖做点情感储备。

  过了一阵子,大约八点半的光景,景区开放了,太阳也探出头来,沙湖上的薄雾慢慢地散去,沙湖像刚出浴的少女,带着羞涩、湿润而清新的气味展露在我们的面前。平静的湖面,柔波曼妙的线条,丛丛的芦苇,远处的沙丘,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持门票进入景区,准备登船之际,站在南岸上望湖面,只见一碧万顷,一望无垠,天苍苍,水茫茫,水天相接,风光无限。若不是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芦苇丛,一定会让人分不清那是水那是天!我没见过大海,但我相信,沙湖的文静和含蓄一定会让大海面带愧色的。

  沙湖的游船颇为宽敞,能容纳百十人且船速均匀,航行平缓,有足够的时间让人去观赏水上风景。坐在船上,俯身凝视水中,只见水面如玉石般滑润,船行之处,水波不兴,只余涟漪层层,左边的湖面上,太阳光点点洒落,银光闪闪似天上掉下的细碎银子铺满湖面。船舷两侧一闪而过的风骨遒劲的芦苇丛,有大有小,有高有低,错落有致,带着秋天泛黄的色彩和云朵一起倒影在湖面上,勾勒出一幅诗意的水墨画。行至湖心,一座小岛呈现于眼前,同行者中有人说那是鸟岛,有鸟在芦苇丛中飞起。只可惜我没看到,若租一条小船,手摇双桨,缓行至鸟岛且徒步登上,必有一番“惊起一滩鸥鹭”、“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情趣。若能常做沙湖人,挣脱情感羁绊,远离尘世喧嚣,时而泛舟湖上,时而垂钓岸边,那该多好!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之中,船已靠岸,到了沙丘的脚下。听导游说,登沙丘时必须赤脚而上,否则沙子钻进鞋袜里会磨破脚的。只好脱了鞋袜,赤着脚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沙丘高处走去。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沙土上,掬一把又细又干净的沙土,然后松开手指,任沙土从指缝间滑落,抬眼看我走过的路,已经找不到足迹,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微乎其微和渺小。

  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到了沙丘的高处,抬眼望去,风景那边独好,茫茫大漠,起伏连绵,向西北延伸而去。看着看着,我的眼前恍惚起来,仿佛看见北风卷地而起,漫天黄沙扑面而来,贺兰山上旌旗招展,战马嘶鸣,一场战役过后,只见黄沙掩体,不见马革裹尸———。“哎哟!”一声尖叫,把我从历史的画卷中唤了回来,原来有游客在玩滑沙索道惊得叫出了声。也难怪,在这苍凉、广袤的大漠里,一下子从高处飞落而下,谁不惊怕?最坚定和执着的要算驼队了,他们从远古而来,从丝绸之路走来,走过岁月沧桑,不信看那个驼队,不正是载着历史的沧桑和大漠的苍凉而前行吗?

  沙丘这边,除近处深浅不一的脚印外,从高处眺望,沙湖像一块巨大的绿宝石镶嵌在黄土高原和沙漠的深处,沙拥着湖,那么豪迈、粗犷而有力,湖偎依着沙,温情脉脉而又矢志不移,沙和湖将江南之水的灵秀和北方沙漠之豪迈完美融合,演绎着一个凄美的传说:

  一位叫贺兰的美丽蒙古女子,能文善骑。一日,贺兰姑娘慕名原始岩画而延山寻之,途中邂逅党项族男青年漠汉。漠汉高大英俊,文武双全,性格豪爽。俩人一见钟情,山盟海誓,私订终身。但在一年后,贺兰被成吉思汗看中欲纳其为妾,而同时西夏皇帝也欲定漠汉为驸马。俩人誓死不从,决定私奔。在一个月圆之夜,贺兰骑一青色骏马到初恋地与漠汉相会,双双吃下仙药,女即化作泉湖,男即化作沙漠,相依相偎,永不分离。

  这只是个传说,但我希望去了沙湖的人,也能像荷贺兰和漠汉一样忠于爱情!这在如今是非常不易的。

  四、银川枸杞馆

  和其他旅游景点一样,宁夏旅游也要在购物点购物。不过宁夏和全国其他地方旅游线路上的购物点相较之,游客购物的自主性大,价格也较合理。

  从沙湖回来已是中午一点了,草草吃饭,填饱肚子,我们就到中国最大的枸杞馆——银川枸杞馆。这里的枸杞研发优势独具,相关产品种类多,枸杞茶,枸杞酒、宁夏红、枸杞糖、枸杞滋补品等,价格适中,包装精美,腰包阔绰的话,可以买一些送亲朋好友,或留作纪念,也不枉此行了!

  我一向自恃为理性的消费者,所以当别人蜂拥而上狂购时,我只是坐在一边凉快。为中国的旅游经济不能略尽绵薄之力,说来真是惭愧!

  五、西部影视城

  离开枸杞馆,中午两点半左右我来到了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西部影视城。

  说到西部影视城,就必须说到关注并促进家乡旅游文化开发的张贤亮。西部影视城实际是张贤亮租用的镇北堡古镇开发的,主要分明城和清城两部分,以及银川历史老城的部分遗迹保存。《红高粱》、《牧马人》《龙门客栈》、电视剧《乔家大院》、《大话西游》等影视剧都是在这里拍摄,打造了不少富有影响力的中国文化品牌产品,是赴宁夏旅游观光的必选之地。

宿州看癫痫哪个好  一到影视城的大门,就可以看到张贤亮先生亲笔书写的门额“知之门”并题对联:行走即读书,旅游长见识。大大提升了了影视城的文化内涵,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体悟中国西部的黄河文化。

  进入影城,漫步于建筑古朴的街道,游走于酒肆店铺之中,看传统工艺之传承,品黄河文化之厚重,置身其间,不知不觉梦幻般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留长发穿长袍的时代。龙门客栈里刀光剑影,黑风岭上杀气腾腾,乔家大院古朴凝重,月亮门内爱恨共生。一幕幕历史,一场场变革,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

  在我们徜徉其间,酣游之际,意外的遇到了电视剧《大漠苍狼》剧组正在影城内现场拍摄,远距离见到了演员黄志忠,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六、孤寂的西夏王陵

  下午四点半我们恋恋不舍得离开了西部影视城,又来到了西夏王陵。

  如果说张贤亮、张艺谋等打造的电影文化使中国走进了世界的话,那么应当说是西夏王元昊让宁夏走进中国历史,在史册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公元1038年,西夏王元昊称帝,国号为“夏”,是我国历史上与两宋、辽、金封建王朝并列的以党项族为主建立的政权,西夏的铁蹄曾踏遍大漠,让邻国闻风丧胆。西夏国统治地域辽阔,占据着今甘肃、陕西、宁夏的大部分地方,历时189年,传十代皇帝,1227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一场毁灭性的屠城,使西夏文化突然间灰飞烟灭,空余史家嗟叹。

  来到西夏王陵景区,除了参观西夏博物馆和西夏史话文艺馆,见证王朝更替、评说功过是非之外,最显眼的去处就是西夏王陵区了。

  不知是王陵地宫尚未挖掘还是不向游人开放,我们只看到的王陵形似大土包的地面建筑,经千年来风雨侵蚀,战争洗礼,早已残痕斑斑,一片破败。游人至此,大多摇头叹气,以为浪费时日和精力,多有不值,一些人甚至中途而返。真不知安息在王陵的西夏国帝王们该做何感想!

  离开王陵时大约已下午七点多了,夕阳西下,暮色渐浓,远远望去,在黛青色的贺兰山衬托下,王陵愈加显得孤寂、肃穆而苍凉,似乎要被乌云吞噬掉了!

  想到这里,我有些心里发悚,管他日月争辉,凭他千年兴替!我就要返回了,再见,西夏!再见,王陵,愿你挺立不倒!

  后记

  短暂的旅行结束了!18日,又经历了一天的旅途颠簸,我们回到了学校,又在原地转起了圈子。唯有宁夏的味道我还在咀嚼,还在回味!有诗为证:

  春风普度玉门关,

  塞上江南秀可餐。

  败叶愁云风卷去,

  雄魂大漠壮长天。

  雨,一直下着,跌跌撞撞地走在路上,周围没有一个人,夜是如此的漆黑,听到的,只是雨声,风声,自己的喘气声,远远地看着这个人,是如此的狼狈,如此的落魄,正疑惑此人是谁时,透过雨滴,映出的却是自己,乱蓬蓬的头发,憔悴的脸,瘦小的身躯……

  太累了,需要一个驿站,却没想到,是雨,朦胧了我的双眼,使我迷失了方向。

  太饿了,需要一点食物,然而,雨夜给你的只有无尽的折磨。

  太渴了,需要一些水,仰着头,任凭雨水流进嘴里,湿润干燥的喉,像只狼狈的小狗。

  为什么?在这条路上,在这个雨夜里,我要受尽屈辱,即使疼痛,也没人安慰,只能自己舔着伤口,疲惫,也找不到肩膀依靠,只能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希望找到一个希望。

  然而,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夜。

  宁夏的雨夜里,有多少人能撑下去呢?有多少人能坚持到下一个驿站呢?又有多少人死在这雨夜里?尸体暴露在这电闪雷鸣之下……

  这雨夜好漫长,孤独与无助交错编成一张网,牢牢地把我网在其中,缩紧,再缩紧,快窒息了……

  心里很清楚,此时放弃了,就是永远结束了,得不到生,却能摆脱痛苦,终于明白,什么叫:“生死只是一念之间”!

  嘲笑的,像找到希望一样,爬起来,继续前往……

  雨,渐渐地停了,天,渐渐地亮了。旭日的升起,我看到了,下一个驿站,就在

  眼前……

  宁夏的雨夜,很残酷,泥泞的路很长,但再长的路不也有个尽头吗?

  跌倒了,爬起来,你就赢了,躺下去,你就输了!

  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念之间,只是做与不做之间,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愿意,什么都可以实现,只是,这条路很辛苦,就看你愿不愿意走下去而已……

  宁夏,雨夜。